《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78|回复: 35

2013-2015自选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风行天下

《冬日,我胆怯的估算余生》

近日我常神情木讷,沮丧
如冬日里的衰草
鬓染秋霜,黄土厚重而无情
压弯了一张无字的祷文
谁能抗拒岁月,我只有折服命运
体内水温降到零度以下
一只脚迈向地狱,另只脚立足人间
谁活的滋润潇洒,依然品头论足
人间的不快,这与我无关
我心存侥幸,一日三餐一个觉
还算是个全人,找不到自虐的理由
我骨子里想往着爱,和春天的暖
在日渐消瘦的日子里
真有些胆怯,还要估算一下
究竟,我还有多少余生

《一列火车穿过冬季》

蛰伏在夜幕风口
骨节萎缩,再无花草的温度
纸白,竟被一颗黑痣捅破
让美丽分崩离析,失去了血色

面对一列火车的到来
艳遇后的疯癫,飞天的大鸟
草长莺飞,爱河回归
在清清河边,高高山梁
谁在呼喊家乡的乳名
遥远的白桦林,炊烟的柔肠
挂满如痴如醉的乡愁

温存的火炉,融化冬夜的寒凉
花窗,展开前世姻缘的帷幕
一站接一站的过客,挤上挤下
幻影,步履蹒跚,渐行渐远
而我的影子,瞻前顾后
还属于熟悉的它吗
阴笑的半张脸,注定陌生

车轮正碾碎强大的浮尘
需要拐上百道弯
需要穿过泥泞和荆棘
一列火车的意义,不在于
纸上的虚构
软肋被子弹击中,苏醒
长啸,飞奔

《独行客》

我早已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
别人笑我孤僻,不合群
我是个独行客
地地道道的偏执狂
认准一个理,做我喜欢的事
一条道跑到黑,撞到南墙不死心
心安理得,谁能管得着我就是一头犟驴
只要心顺心安心善就好
我要做个诗人,且行且吟
为世间顽疾疗伤,哪怕一刀见血
做个画匠,正经八经的描摹人情世态
独行客好啊,可以带着自由的灵魂行走
同朝你微笑的魔鬼较量一番
那套娴熟变脸的技法,始终
让我冥想可圈可点的人生
我不做白日梦,黑夜好安睡
“欲望是个美丽的陷阱”
我这样想来,有些手舞足蹈了

《一只羊,溜进我梦的草原》

阳光被折弯了视线
一只羊,在山道上匍匐
呆滞的眼神,已瘦骨嶙峋
好像走进生命的节点
卑怯,小心翼翼
正如我苍白的脚步
毫无起伏的悬念
它走在自己的世界里
好像周围的事物
都与它无关
让我从此孤独

有风吹过,骨骼在松动
掉落一颗锈蚀的钉子
萎缩的胃,吐纳着黑雾
挤不出一滴悲悯
一只羊,溜进我梦的草原
辽阔而茂盛
它似乎忘记我的存在
低头啃着青草

《那面冷漠的镜子》

貌合神离的影子,真实
总是擦肩而过,梦被
傲慢打碎,扩张了裂纹
吸食倒影的酸气,这个水面
波平浪静,一滴玫瑰香
让旧皮影改弦易辙
做一回变脸术,养尊处优
隔岸观望丑小鸭如何
泅渡深水区,而风向标
始终冷漠,预告今明两天
阴晴冷暖的气候

《盲区》

我丢失了钟点,没日没夜的
把苦胆与秋风搅成一锅粥,疗治阴虚症
高度色盲,辨不清路口红绿灯
那些斗大的文字,叮当乱响
隔着一层雾水,向我跳着摇摆舞
走进旷野,死一般静寂
不禁怀疑你的真身是否还存在
那块落寞的石头,被我捧为上宾
不长一根草,竟没有沉沦
难觅前世桃花,噩梦已随逝去的流水
指南针偏离了理性航道
我错失良机,柔软的壁垒
被瓦解,空白无物

《意念的魔力》

笼罩一头的雾水
在语言内部,构筑着营垒
虚无缥渺的梦,粘稠
一棵老树的枝桠
化解不开,动一下心思
拔不出一只脚,鸟儿烦躁
把声音揉成钢丝,电击
薄弱的漏洞。浮云飘出界外
懒散吐着水泡泡
蚂蚁在风平浪静的午后
穿过生命廊道,攀上高枝
啃食残留的欲望

《天色正晚》

怀抱一颗夕阳,望南山
天色刚晚,我喜欢寂静的晚上
白日里的喧嚣,终于落幕
疲惫,有些心灰意冷
放不下沉重的脚步
机器时刻运转,大脑缺氧
辨不清左右门路,也找不到
疗治创伤的灵丹妙药
万籁寂静的夜晚,那盏星光
点燃我心头的灯火
脱掉虚伪寄生的铠甲,还我
一人之江山,这样更符合
我孤独的天性,趁夜饮酒吧
再唱一曲好汉歌,好让我
重返尊严,乐呵一回

《过渡句》

黄昏渡口,视线用力拉远
又被生硬的雾霾弹回
没有任何诗情可言
冷漠如苦瓜,摇摆着无奈
清水与我有缘吗?如果
我摘下半弯月,舀上思念的泪滴
定能滋润早已枯萎的内心
一条鱼,在黑白间游荡
多一些痛苦语言,邂逅梦里高人
抬手点亮柳暗花明
那就顺水推舟,叫精神
从断桥,流向平阔的疆域

《这个秋天,可是我的一块心病》

这个秋天,不觉间就来了         
无任何托辞,黄昏的屋檐
挂满去年斑驳的风尘,及兴旺的期待
我莫言一笑,不以为然
那只麻雀对着空树枝说什么呢
硕大眼神在秋风中迟疑不前
我的人生如戏,即使生命落幕
也要奏响安宁的晚钟
忘却寂寞与腐朽
唱尽落叶最后的蝶恋
这个秋天,遗留的伤口
可是我的一块心病

《另一个角度》

不做它的傀儡
扶持虚无的花朵
走平稳的路。泥塑脸孔
毫无活力,我第一次感到生命
可怜巴巴,奔一条死胡同
让人指着后脖颈,抖搂笑资
做好你分内的事,做好我的事
这有啥关系。河水偏要
指责井水侵权犯上
指鹿为马的悲剧,长歌当哭
我要暗度陈仓,玩把心跳
撕毁黑色的证言
让圆滑的石头,长出
可怕的犄角

《非分之想》

从来没有非分之想
此刻,我捻着一团乱麻
梳理返潮的心思
夜长梦多,墙上的影子
正一步步压向心脏
挤出几滴苦涩的胆汁
我的夜生活,如此憔悴
霓虹灯的光闪,常常让我
抓耳挠腮,想入非非
办公室艳闻,宝马车奇遇
可爱的土豪金们,我反刍着
夹生饭,酸味十足
一把钥匙,被黄昏锈蚀
能否开启黎明的大幕
那位小人物,站在红尘边缘
正掐灭魔鬼的烟雾
向苍天,讨一个说法

《这都不算个事儿》

我是个老实人,没有花里胡哨的
奇思妙想,说我坏话的嚼烂了舌头
没好果子吃,可我还是心虚
手心里常捏着汗毛珠子,尤其在回头率
百分之百的漂亮女人面前
从不敢正视,惯用余光扫描
可以一饱眼福,这都不算事儿
做个正经人实在不易
如果你偏要心存侥幸,一意孤行
把没根没底的屁话当金口玉言
把黑描成白,还要为它涂脂抹粉
这都不算个事儿,如此拗口的学问
我向来是嗤之以鼻,不置可否
谁得了健忘症,那是谁的福分
而之后的清醒更让人伤怀

《推开这扇门,就见晴天》

房门,始终关闭
与世隔绝,躯体在暗光中
一点点消磨,萎缩
竟然毫无知觉,梦魇叫我
孤独,想到穷途末路
天堂后花园,一定记录我前生的
孽缘,和来生的荣耀
我曾忽略这样一个事实
在未来某日,这扇门
被黎明之手推开
草长莺飞,天光云影
我的双脚,该怎样迅跑如飞啊
多像约会久远等候的情人
打开这扇门,将是迟早的事
我正被命运抉择

《神眼》

面对正襟危坐的神灵
我一直在祈祷,斜视很不敬
苍天在上,草根在下
制造美丽的幻影
喜欢鲜花和震天的掌声
是人之常情
那块多年研读的面具,高深莫测
至今,寻不到正确的答案
模仿一棵斑驳老树,饱尝雷雨
甘愿驻守尘世边缘,积储余温的能量
而玩弄暗度陈仓,那胆魄实在可叹
等候神之眼,刺穿镀金夹层
滴出蛇液,让淤塞的血脉
翻江倒海般流进生命的子宫
在月黑风高的午夜
品尝阵痛的快感

《路上的烂漫情调》

一早上班又遇上了雾霾
走与不走,没有选择的权利
两道贼亮的光线,刺透你的肉囊
让一颗衰老的灵魂,在黑夜里悬浮
想到了玻璃,被重重的击碎
发出浑浊的尖叫,美妙啊
我以狂人的身份证明一个判断
“生灵的未来,源于你的意志力”
鸟儿歇息的窝巢,就在我的左心房
羽翼未丰,煽动着理想的微光
一团团云树在暗影里轻吟
意境里的浪漫,竟让偷猎者浑水摸鱼
手指被意外戳伤,锈色的路牌亮闪了一下
戴上口罩,温暖着疲惫的思想
以及冻伤的嘴巴
走完剩余的路

《一抹山影,让我如此彷徨》

太阳翻过山后去了
没有同一些树和草丛告别
静穆的水面,没有留下一丝涟漪
只拖出一抹阴沉的山影
让我现在如此彷徨
这是世间最无奈的时刻
黄昏下,还有什么诗意可寻
思想可怜巴巴的矮下去
以致化作尘灰,被无情掩埋
我为何要祈求上苍恩赐
一个独立的人,尊严胜过欲望
哪怕抬高一寸脚跟,叫视线
得到舒展与健康的喘息
为阴暗的事物有个理想的收场
我可以不顾一切,让麻木的骨头
继续麻木,以致腐烂透顶
等待最后的蝶变

《站牌》

举着透明旗帜,招揽生意
文字躲在记忆里,闪着
昏黄的眼神,门庭有些冷淡
无所寄托的风,无法对时间指认
等待一辆车的到来,与前生邂逅
畅谈多年的离别与情缘,不禁软化了
泪水咸度,不再让爱情孤陋寡闻
在纸墙下搁浅。打通快车道
带我驶离黑夜的盲区
透过一扇玻璃窗,有个小矮人
在长满苔藓的站台上,吆喝每一个
生命的名字

《凌晨四点,好安静》

眼神疲乏
风蜷曲在体内打着盹
摸不到黎明的钥匙
只好嚼着黄连,打发时间的伤
欲望的头颅坠向悬崖。世事的猜忌
一些遗憾与不安,足以动摇半生的念想
华丽的辞藻,及温暖如春的意境
被神秘暗器肢解,苍白而无形
滴穿了夜幕。设法复原一棵树的初衷
投其所爱,报答生活的宽容与恩典
这是凌晨四点,四周一片安静
星光下,灵魂辗转难眠
索性坐起身,用纤细的银针
修补漏洞百出的精神

《变脸》

常对着镜头恐慌,尴尬的脸红
面对墙壁,做着蔑视的口型
谦卑的姿态,总会叫一些人感到蹩脚
嘴角露出名人般的微笑
明天会得到奖赏。中庸之道不可取
白日里的喧腾,委屈大于服从
真实的木偶,在真实的上演
我常关注舞台上的变脸术
百般变化,奥妙无穷
它创于何年何地,对我意义不大
需要验证的是,在此刻
我该换成哪张脸,更适应
这尘世的生活   


发表于 前天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色正晚》

怀抱一颗夕阳,望南山
天色刚晚,我喜欢寂静的晚上
白日里的喧嚣,终于落幕
疲惫,有些心灰意冷
放不下沉重的脚步
机器时刻运转,大脑缺氧
辨不清左右门路,也找不到
疗治创伤的灵丹妙药
万籁寂静的夜晚,那盏星光
点燃我心头的灯火
脱掉虚伪寄生的铠甲,还我
一人之江山,这样更符合
我孤独的天性,趁夜饮酒吧
再唱一曲好汉歌,好让我
重返尊严,乐呵一回


这个收放自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这些经过岁月沉淀意蕴丰厚的情感和沉稳的表达,亮读,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7-7-15 14:50 编辑

第一首
我骨子里想往着爱,和春天的暖
在日渐消瘦的日子里
骨子里“想望”着爱?咋个爱发的???



第二首:《一列火车穿过冬季》

蛰伏在夜幕风口
骨节萎缩,再无花草的温度
纸白,竟被一颗黑痣捅破
【这里意向分离,虽然才智上的窟窿有点像黑痣,作为读者的我读不出什么可以靠拢的东西。】
让美丽分崩离析,失去了血色

面对一列火车的到来
艳遇后的疯癫,飞天的大鸟
草长莺飞,爱河回归
在清清河边,高高山梁
谁在呼喊家乡的乳名
遥远的白桦林,炊烟的柔肠
挂满如痴如醉的乡愁
【有些动人的元素组合,我欲把它们相互连接和贯通,最后失败,可能是我水平有限,放弃阅读。】
温存的火炉,融化冬夜的寒凉
花窗,展开前世姻缘的帷幕
一站接一站的过客,挤上挤下
幻影,步履蹒跚,渐行渐远
而我的影子,瞻前顾后
还属于熟悉的它吗
阴笑的半张脸,注定陌生

车轮正碾碎强大的浮尘
需要拐上百道弯
需要穿过泥泞和荆棘
一列火车的意义,不在于
纸上的虚构
软肋被子弹击中,苏醒
长啸,飞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天下 于 2017-7-15 15:28 编辑

近几日冒犯了吧,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这几日,我让你看不惯了是吧,,拉倒吧,,好像你那诗,比谁都强,这论坛快装不下你了,才来几天,就吆五喝六的,,我看明白了,就没你这样当版主的,人家谈笑指间版主给个标红,看把你气成啥模样了,,看把你惯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快快回家面墙思过去吧,,嫉妒,或心思狭隘,,一个普通会员,应该得到版主的指导与鼓励,,还水平有限,还放弃悦读,, 挺谦虚呀,你有权利放弃,别人有权利悦读,,我还说什么好呢,无语了,,笑谈,真对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7-7-15 15:36 编辑
风行天下 发表于 2017-7-15 15:11
近几日冒犯了吧,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这几日,我让你看不惯了是吧,,拉倒吧,,好像你那诗,比谁都强, ...

你来当版主,如何?想看看你的诗评。心胸是个什么鬼?我不认识,我只在乎诗的好不好,仅此而已,不针对你。所以心胸这东西我没听说过。说完我闪人。现在把你的诗提到最上一行,让大家读,我说了不算如何?你就当我放了个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7-7-15 15:32
你来当版主,如何?想看看你的诗评。

我来当版主,要比你强的多,,总不至于把普通会员的帖子,就不负责任的草率放弃阅读,就算水平有限,也不至于对会员进行冷嘲热讽,这是一位版主该做的吗,,快快思考一下吧,今后该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版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位就此打住,就诗说诗,其它的都不要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天下 发表于 2017-7-15 15:39
我来当版主,要比你强的多,,总不至于把普通会员的帖子,就不负责任的草率放弃阅读,就算水平有限,也不 ...

你把当版主的版规写好,我按你写的版规推荐你来做版主,今后一条一条给你评分,你觉得如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7-7-15 15:45
你把当版主的版规写好,我按你写的版规推荐你来做版主,今后一条一条给你评分,你觉得如何?

我水平有限,放弃了,,不说了,,话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大厅近来诗歌飘红的整体水平看,这组够,谁的诗都有缺点,不然那是经典了,欢迎评,各抒己见。
问好二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天下 发表于 2017-7-15 15:11
近几日冒犯了吧,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这几日,我让你看不惯了是吧,,拉倒吧,,好像你那诗,比谁都强, ...



保持良好的写作情绪对作品有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来发帖交流的,想必也想知道大家对你诗歌的看法。由于审视角度不同,对诗歌认知不同,给出的意见也就不尽相同。
说对了,不必沾沾自喜。说错了也不必怪罪于人。
不论说的对不对,都是参考,愿意接受自然没的说,意见相左也正常不过。
不要妄加猜测,过多联想,只就文本说说自己的看法即可,说别的就不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天下 于 2017-7-17 17:18 编辑
渔郎 发表于 2017-7-17 15:57
楼主是来发帖交流的,想必也想知道大家对你诗歌的看法。由于审视角度不同,对诗歌认知不同,给出的意见也就 ...

我理解,回帖的看法,对与错无可厚非,都是为了交流,,我想说的是,我发了二十首,那位版主看了前两首,提出意见,别的不说,就从“水平有限,放弃阅读”这句话来看,就有一种主观情绪在里面,什么情绪,他自己应该知道,,难道我后十八首诗不必阅读了吗,那么差吗,这对于一个版主是应该说的吗,,不如说慢慢来赏,,学习,问好,,更喜欢其中几首(具体提出标题),不说什么也行,这都很正常,,什么叫放弃阅读呢,,作为版主是代表一个论坛发言的,当然,也代表自己表达不同观点,但主要还是代表官方论坛的,,这叫会员怎么想呢,不该想点别的什么吗,,这很不正常,,所以,版主要注意在论坛中诗友中的形象,不要头脑膨胀,忘乎所以,我们都不是傻子,谁也别愚弄谁,,好了,说到这,,问好渔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你下次发帖子的时候不要发太多,发一两首最好,如果帖子过多版主会看不过来。
我刚刚看了快快版主给你的回复,我认为也没有什么问题。
我认为版主或者其他会员给你回贴,哪怕是就你一行一个字进行了回复,那倒是耗费了一定的心血,个人应当怀着感恩的心情来看待这个事,而不要像个孩子一样要求面面俱到。
你可能认为你后来的18首诗歌白写了,你怎么就不想想反过来说班主对你的钱两首诗歌白看了,心血也白费了。
你可以认为版主应该认真的回复每一个会员的帖子但你想想你付给版主多少心血钱,你付给他工资了吗?如果你的作品好,让人看到是一种享受的话,别人自然就会看下去。如果你的诗歌是别人说不容易接受的,甚至看起来是很遭罪的话,那么你有权利强迫版主来看你的诗歌吗?
所以将心比心,多站到对方的立场来看问题一切都容易解释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作品看,风行天下网友心中充满诗意,有灵性,想象力不错,善于对诗歌氛围进行营造,有创作潜力
对诗歌论坛来讲,所谓的诗歌“批评”有两种:一是“虐待”,二是批评。就我个人来讲,在论坛上,无论是“虐待”和批评都可以接受,为什么呢?因为“虐待”者必须尖锐挑出诗歌最大的毛病来,而真正的“批评”无论对错,都可以让你警醒。当然,这么说,不是要求每个写手或版主都像狼这样,海拔八千米。哈哈,不介意,朋友,都拥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7-21 16: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